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联合国新冠善后会议的准备 以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回顾

作者:猫叔余波

新冠疫情在中国已经逐渐平息,但在欧美等世界上其他地方愈演愈烈。

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新冠肺炎疫情将成为“公元前和公元后”那样的历史分期的起点, 即B.C-Before Corona和A.C.-After Corona。

这次人类与病毒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但我们已经可以参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召开“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历史经验,考虑召开“联合国新冠善后会议”了。

在我前面的系列文章中,关于“全民消费码”,“主动可控群体免疫”等建议,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传播和赞同,也有不少争议。希望这次“联合国新冠善后会议”的idea,也能得到大家的指正和帮助。

1944年7月7日到22日,来自二战同盟国44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公园内的华盛顿山旅馆(Mount Washington Hotel)召开“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历史上称为“布雷顿森林会议”。这次会议通过了《联合国货币金融协议最后决议书》,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两个附件,总称《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s)。

既然叫“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讨论的就是如何对二战后世界的货币和金融秩序进行监管。

当时会议分成两派,争论的旗手是两位经济学家:英国谈判代表凯恩斯和美国谈判代表怀特。

对,就是我们经济学课本上那位凯恩斯,这次会议是他人生最后的高光时刻。

当时,凯恩斯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远见的方法来管理世界各国的通货:成立世界中央银行和国际清算联盟(International Clearing Union, 简称为ICU)来平衡世界各国的贸易盈余和赤字。凯恩斯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贸易赤字过大,会损害一个国家和全球的长期经济增长。因为贸易赤字过大,将导致该国向债权国要支付大量利息,从而导致更大的赤字,使得债务国长久陷于不利的境地。

凯恩斯的国际清算联盟实际上是一个超越主权的国际大银行,发行自己的货币,该货币与世界各国的货币保持一个固定的汇率。他给这个货币取了一个名字——“Bancor”。

世界各国在ICU里面开设帐户。凯恩斯认为各国的贸易透支和盈余不能超过一定的限额。他设定的限额是各国过去5年中的贸易总额的一半。如果一国贸易的赤字超过这个上限,就对该国征收利息,敦促该国货币贬值和闲置资本外逃。如果一国的贸易盈余超过这个上限的一半,也要对该国盈余征收10%的利息,同时敦促该国货币升值和促进该国资本输出。如果到了年底,超过限额的部分盈余还不能消化掉,ICU会自动没收这部分盈余。

凯恩斯方案,其实就是今天各种分布式账本技术(DLT,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的思想先声,只是当时还没有如今的信息技术和加密技术实施条件而已。

可惜,当时英国的经济和国际地位已大不如前,凯恩斯和他的代表团的建议,被以怀特为代表的美国代表团否决了。怀特部分地吸收了凯恩斯的思想,提出了比较温和的建议:成立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贸易组织(ITO)。这个建议被世界各国接受了。

即使如此,凯恩斯还是很高兴,他认为,如果这些措施被不折不扣地执行,对世界的经济发展也是非常有效的。不过他也说:“但愿这些措施不要只停留在口头上。”

凯恩斯在1946年死去。第二年,ITO的建议很快被各国否决了,从一个多边协定变成了双边的关税贸易总协定(GATT)。

1960~70年代爆发多次美元危机,1971年12月在尼克松时代,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至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名存实亡;1973年2月美元进一步贬值,世界各主要货币受投机客打击被迫实行浮动汇率制,至此布雷顿森林体系完全崩溃。全球主要货币进入全面自由浮动的时代,亦称为“后布雷顿森林时代” 。

“后布雷顿森林时代”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石是“石油美元”,设计与实施者是基辛格博士,关于“石油美元”的故事也非常精彩,猫叔改天有时间再写,还是回到“联合国新冠善后会议”这个话题上来。

“联合国新冠善后会议”的议程是什么?在哪里开?主要参与者是谁?

这是一个重大问题,相信继续搞本专业的同学们,比我这个票友研究得更深说话更管用。不过他们蹲在体制内不方便,我反而可以随意一些。

第一个是议程设置。大致上是“新冠病毒感染善后援助机制”、“新冠病毒感染未来联防机制”两大方面的内容,又可以细分为全球公卫安全、全球经济安全和全球信息安全问题等子议程。

第二个是在哪里开。众所周知,作为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的纽约是重灾区,瑞士日内瓦也非常危险。中美两国最近关于新冠病毒问题争执不断,华盛顿或者北京都不现实。大致上备选地可能是新加坡、迪拜。甚至大海上的岛屿,马尔代夫、圣托里尼、塞浦路斯之类。

第三主要参与者是谁。因为是联合国框架下的会议,全世界的主权国家都可以参加,不过因为主要是公共卫生安全与公共经济安全议程,类似欧洲央行这样的特殊主体,也该有相应的安排。甚至大的跨国科技公司(BigTech),在全球经济安全和信息安全等问题上也应有适当参与。

百年大变局、命运共同体。今后我们面临生物病毒、信息病毒、金融病毒同时来袭的复杂局面越来越多,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现在就得开始准备了。

责任编辑: Welly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